Ching Shek Project

 


Ching Shek Project

青石计划 ·2020
 

 

「青石」计划是一个关于「记忆」和「情感」的记录和思辨。 既是艺术创作,也是个人生活实践。如有可能,我希望「青石」计划可以是一次共情经验的共同创作。

小时候,我住在一所中学。那里,足够多的小伙伴,足够大的空间,玩不够的游戏和想象。这是我有限记忆的底色。那时的生活很简单。放学后,小孩会满校园跑,弹玻璃珠、斗牛、竹筒枪、丢沙包、抓蟋蟀、打鸡瓮,很多很多没有文字的土游戏,这些游戏大多都是小伙伴自己的发明,每个季节换一样,怎么都玩不厌。我们很早就洗澡吃饭写作业,然后准时来到某某小伙伴的家里,搬小板凳,一起看动画片,比如蒙面超人。那时,整个校园有电视机的家庭其实并不多,小孩看完动画片,大人整完家务,小孩又开始满校园跑,大人则开始围在一起看电视剧,比如包青天、白蛇传。老人看不懂电视,他们会聚在楼下,树荫旁,青石堆边,摇着蒲扇,东家长李家短。我们小孩会时不时凑到跟前,听老人八卦,听不懂,爱听,听了傻笑。日复一日。

小孩喜欢在青石堆里玩,大人和老人喜欢坐在青石块上打牌、聊闲天。经岁月与生活的打磨,青石有了「记忆」。如今,再也看不到这样的场景了。我很珍重这段记忆。工作、生活、游戏、邻里关系、公共空间、集体经验与记忆 …… 这些都是不可或缺的生活要素,在个体生活已然原子化、碎片化的今天,亦是如此。这些记忆 —— 「青石」 —— 提醒我们,什么是我们生活的「基本步」。

长大了,记忆在遗忘、错构、改写,我们需要重返的线索。赵汀阳在《四种交叉》中写道:「当代状态是个两面朝向的出发地,是个双面时机:从现时出发去重返过去的线索和问题时,同时又告别现时而踏入未来的可能性。重返就是去遍寻值得复活的时机,而创作则是试图制造一个在将来仍然值得复活的时机:既然容纳了历史的遗产,就必须对未来也有所遗赠。」(p32)我希望藉由「青石」寻找生活品质的最初线索。

毕竟,我们终究生活着。

 
 

「青石」计划(Ching Shek Project)预设为一系列基于书写、影像、行为的创作实践。
 
 

以下是与「青石」计划相关的部分书写:

时间的创意 —— 由剧场到城市

为什么「回家」,为什么「旅行」 —— 有一种旅行叫回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 1Tong LEUNG
    post 80s
    Zhanjiang
    major “aha”

  • 工程师,创意研究,博客写作

    兴趣: 哲学、当代艺术、复杂科学、剧场实验、社会创新。

  •   我的脸书

  • 文章分类 | Categories

  •       荣念曾漫画 – 格物致知

     

     

  •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由梁栋﹝LeungTong﹞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