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wakening」

 

「Awakening」剧场实验计划

 

(一个不是计划书的计划书)(初稿)

「Awakening」是一个文化实验。它试图通过光影(明/暗)与声音(发声/沉默)去探索一座城市的生活美学。我们希望通过光影表现与声音张力带来关于「此时」、「此地」、「此我」的体悟与思考,通过「视域」(horizon)分享获得关于生活美学的启迪。藉由体悟与思考,拥有一种「沉思的生活」(a meditative life);藉由真诚对话,让城市生活复魅(reenchantment)。


【阐述·Statement】

「Awakening」定位为文化实践,文化之核心是「教育」。许久以来,文化已有意无意被理解为「宣传」,人们也习惯把宣传当做文化。于是,文化不再深刻。英文culture一词根源于拉丁文cultura,原意指「在土地耕作」,汉语系中,文化可进一步解释为「文以化之」,是「化之」(使之感悟,使之改变),不是「知之」(让其知道)。文化的意义在于通过生活践行和自我改变成就德性之人,所以,文化的实现是教育。然而,当下教育更多时候变成一种规训。詹姆斯·卡斯对教育与规训做了区别:规训在未来重复已完成的过去,教育将未完成的过去延续到未来。规训引导人走向最终的自我定义,教育引导人走向不断的自我发现。「Awakening」是一个关于自我发现和自我改变的文化实验:通过创造视域让我们相遇,通过剧场艺术让我们同理共情,通过沙龙分享让我们收获新的生活(情感)经验,在虚与实、我与他者的多重反射中收获觉悟(self-awakening & co-awakening)。故此计划命名为「Awakening」。

「Awakening」是一项戏剧实验,也是一项沙龙实验。作为戏剧实验,「Awakening」一如坚持小剧场特有的实验精神:独立、先锋、当代、探索,同时,尝试建立舞台与观众的平等关系和对话关系,打破「第四堵墙」(fourth wall),让彼此看见,让彼此交流。作为沙龙实验,「Awakening」力求保持沙龙最初的文化美感,同时,借由剧场元素产生同理情感(empathy),感受以理解,理解以包容,让喋喋不休的观念/意识形态之争回到思考与对话本身,共同面对并回应生活中那些我们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Awakening」是一个在地实践。它意味着在地的人用在地的资源解决在地的问题。「Awakening」希冀通过基于本土的剧场实验计划可以让更多的在地原创力量相遇,一起创作,以剧场艺术为手段,为本土生活/社会问题寻找可持续方案。「Awakening」亦希望能借助剧场实验,找寻传统与当下的关联,通过创作,探索传统文艺形式的现代表达之可能。同义反复的叙述与宣传无法保育本土文化。在地继承的最好方式是保持生活初衷去创造经验。


【愿景·Vision】

小剧场:生活复魅

在现代社会,技术与消费让大量生活片段可以无限重复,「可重复」(repeatability)消解了空间与时间,从而消解了意义。人们无须在特定空间和特定时间去遇见去经验一个人或一件事,这种与空间和时间的疏离,让生活经验失去独特性,城市人无法与城市产生关联(文化意义),于是没有故事,没有记忆,没有情感。这正是故乡失去意义,城市面临困局的真实原因。另一方面,网络提供了大量文化信息和娱乐资源,可是,这些信息和资源都是关于「别人」的,什么才是我们自己的真实的文化/娱乐经验呢?

西美尔相信城市人文建立在公共空间里面。传统乡土格局日渐式微,公共空间成为新的生活场域。「剧场实验计划」希望能为城市公共空间提供新的生活想象。于是,我们想到了「小剧场」。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看戏」的经历了。戏剧(剧场艺术)和电影、电视剧、网络视频十分不同,戏剧是一个真实的生活存在,它无法通过放映、复制等行为而被重复,每一场戏都是独一无二、不可错过的。这样,「小剧场」复原了生活现场的时间性和空间性,生活经验有了独特性和真实意义。通过观戏、评戏,找到一种生活上的人与人之间的亲切与温暖,更重要的,找到自我与当下、自己与城市的关联。「小剧场」是城市生活复魅的一种方式。

在现代生活日趋迷失于技术与消费的背景下,有着人文意趣的公共空间显得异常珍贵,而取代村落成为新的生活驻地的现代社区同样需要有品质的生活内容。我们期许能够在这些崭新的生活空间用原创实验性作品邀请大家一起度过一个互联网和现代商业所不能许诺的古希腊意义的闲暇时间。

第四堵墙:打破以看见,看见以包容

「第四堵墙」是一个观剧概念:一个将观众与舞台永远隔离的隐形屏障。通过这一假定性的隔离来制造舞台幻觉,让观众忘记自己是在欣赏戏剧,而仿佛是在观看一件正在发生的事件。「Awakening」的实验性尝试在于,打破第四堵墙,无需舞台幻觉,我们依然忘记自己在观剧,但不是在观看一个事件/故事,而是在经验一种生活。戏剧本身就是一种生活的在场,每个人都不是旁观者,每个人都真实在场。戏剧作为真实生活的一种镜像,让我们通过观剧找到关于自我的映射,去经验去重温一段经历一段情感。

作为延伸,真实生活中同样有着「第四堵墙」横亘在人与人之间,妨碍着我们真诚对话。这一隐形隔阂是文化意义的。熟人社会的习俗伦理能否支撑由陌生人构成的现代城市生活?商业社会和技术社会带来的是「区隔」还是「融合」?「我世代」(Me Generation)里的男男女女的个体诉求到底在「孤立自我」还是「成就彼此」?如是等等。这些都需要我们去面对,去思索,去改变。「Awakening」借由剧场艺术折射人情冷暖,通过沙龙对话让彼此了解,以此打破生活中的「第四堵墙」,让每个人都可以真诚相对,每个人都不是在旁观一个事件,而是以共在(co-exist)的方式经验生活。
   
创变:由文化反思开始

我们文化是不喜欢「改变」的,它要求我们「成熟」而非「成长」,它教会我们要适应社会,要做一个被社会或被传统所定义的人。可是,与向传统看齐的乡土社会不同,现代社会以「未来」为标准,此时旧经验已经无法因应新生活。诚如费孝通所言,在我们社会的极速变迁中,我们在乡土社会所养成的生活方式处处产生流弊。而今,在全球化背景之下,「本土」成为重要的文化命题,文化保育迅速成为共识。然而,不得不察的是,在传统文化之中,深刻影响着我们生活的其实是那些恶坏的部分,它们无时不刻无处不在。保育之余,更需反思。

时下,本土文化(传统)往往被对象化、外在化,抽离了生活,成为符号,然后被毫无语境地展览、表演、宣传。「剧场实验计划」尝试为传统带来新视野新思维,在一度熟悉的事物中重新建立陌生感,重塑创变意识。传统不能为生活提供答案,不能作为价值判断的依据,「剧场实验」将传统视为一种经验或一种资源,以此探索本土文化的当代意义,找寻传统与当下生活的关联,通过创变行动,让传统复魅。同时,我们亦会将传统文化中那些恶俗的部分全然放到剧场,用剧场艺术去解构去建构、通过对话和反思,建立勇气,去改变,去成长。
 
此外,商业社会、技术社会、互联网革命所带来的新的生活方式以及新的文化观念同样需要冷酷地反思。我们期许「剧场实验」及其议题能引起社区的关注和思考,并由此产生积极的改变。


【形式·Form】

「剧场实验」是这样一种尝试,通过戏剧、独立音乐、舞蹈等方式来引导对话与思考,藉由艺术行为激活空间想象,进而激发观众的同理心,基于同理心去理性思考和对话。这里,既不是先戏剧表演后沙龙分享,也不是先沙龙后戏剧,戏剧贯穿其中,是一种述说方式。戏剧用自身的方式提出问题,提供视域,这些问题和视域构成沙龙的整体框架,让自由表达在一个有效的场域进行。问题意识及同理共情是戏剧要带来的核心元素。

「剧场实验」相信TED的经验:18分钟足以说明一个严肃的话题,观众的注意力也会保持在最佳状态。每期剧场实验分设若干章节,每一章节都有一个相对独立的议题,各章节之间相互呼应并构成一个完整的主题。每章节大致由12-18分钟的戏剧和12-18分钟的自由沙龙组成。沙龙是戏剧的延伸,戏剧亦是沙龙的延伸,戏剧沙龙之间的每一次切换既是时空变化(此时,彼时)也是身份转换(我,他者),通过戏里戏外、此时彼时、我与他者之间反复切换,同理共情,进而得到更丰富更深刻的体悟。时空切换用剧场灯光来实现,身份转换由剧本设计及主持人引导来完成。

「剧场实验」的呈现方式由主题本身决定,并非随意。例如,选择用纯粹话剧的方式来探讨两性情感,是为了把观众带到「听」的状态里,因为声音稍瞬即逝,若无用心就无法把握,相爱就是要回到这样一种专注的状态。又如,借独立民谣来引导关于代际沟通的思考,是想让一个人弹唱的这种形式以及吉他的音色、民谣的抒情、光影的不定等意象元素来制造一种「距离感」,由此探讨两代人之间沟通的可能。再如,借肢体剧带来视觉的荒诞(关于社会关系的探讨),借现代舞来展现「表达欲望」(对聋哑群体的理解)…… 「剧场实验」呈现方式的选择是为了更好地带来问题意识和同理共情。


【关键词·Key Words】

问题意识

剧场是一个有待想象且充满可能的空间,里面发生的一幕幕似真似幻的故事(或意识流)就像一面面镜子,折射出不同的生活经验和被遮蔽的真实自我。观戏,其实是一种「观照」。「Awakening」借助剧场创造思辨的机会,让我们再次面对生活之难,重新思考自己的当下和未来,自我发现以自我改变。「Awakening」不打算也无法提供生活难题的答案,它只是反复提醒哪些问题是我们所忽略的。「Awakening」剧场实验带来的是问题意识。

按詹姆斯·卡斯的说法,「看」某个东西,就是在它的限制之中看它,而「看见」就是去看限制本身。「Awakening」剧场实验尝试探讨:如何「看」戏(生活),如何「看见」戏(生活),如何带着限制去寻找,如何反思限制本身。正如我们所观察的并不是自然本身,而是自然在我们的提问下向我们呈现的面貌(海森伯格),生活疆域由「观看之道」决定。关于「观看之道」的反思是另一种问题意识。

同理共情
 
在多元社会,纯粹概念性的议题以及有限的理性思考和对话已不能有效因应错综复杂的生活/社会现实。纯粹理性仍难以有效把握生活难题。逻辑边界大于生活边界,我们需要为各类议题还原其生活边界,而非逻辑边界。同时我们还需要丰富议题所蕴含的生活内容,尤其是情感部分。此外,排斥异见、执迷己见的理性之争也往往演变为意识形态之争。除了理性和信仰,我们还需要「同理心」(empathy)和「感受力」,需要共情、移情,需要换位思考。

同理心的建立需要我们去经验去聆听。「剧场实验」之戏剧体验通过光影与声音(空间营造)创设一种特定的情境,由特定情境激发同理心。「剧场实验」之沙龙分享则让我们有机会聆听来自舞台和他者的声音,让我们可以站在不同立场去思考去体会。藉由观剧与对话,打破个体局限,丰富自身经验,同理共情,彼此理解。


视域分享

据詹姆斯·卡斯对有限与无限游戏的阐释,社会由其边界来定义,而文化则由其视域(horizon)来定义。「Awakening」剧场实验试图提供一个「视域」,让大家相遇,通过对话,让「视域」传递。这里的对话,不是用一种观念去对抗另一种观念,我们期许是「视域」的分享,是彼此启迪的无限言说。我们努力创设「现场」,邀请大家回到生活本身,由「看」到「看见」,思考并回应生活中那些我们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生活经验和阅读经验,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独特视域,视域相遇产生新的视域,「Awakening」通过沙龙分享让大家游走于不同视域,在我看与他观之间,共鸣相长,收获启迪。在聆听之际,在他者视域之中,我们找到自己的经验映像,继而成为分享者、开启者,如是传递。同时,戏剧体验不断提出问题,提供视域,刺激思绪,推动彼此的真诚回应,让彼此触动(touch)。 


【未来计划·Plan】
 
「我与世界的四种基本关系」

这一系列探讨的是我们终将面对的四种基本关系,分四期完成,每期探讨一种「关系」。这四种关系分别是,夫/妻,父母/子女,公民/公民,人/自然,按差序格局(参见费孝通《乡土中国》)展开,由「夫与妻」开始,由「人与自然」结束。在实现方式上,初步设想是,「夫与妻」和「公民与公民」以戏剧×沙龙的形式呈现,「父母与子女」由若干首原创独立音乐为主线展开,「人与自然」是一场以二十四节气为脉络的声音体验。

我们希望,这一系列的剧场实验能让我们找到最真挚的情感所在。

「他者·Others」

这一系列将文化触角投向那些有着「他者」意味的特殊群体。其中包括:视障人士、听障人士、智障人士、留守儿童、城市移民、失独老人等边缘人群。我们不会告诉你,这些群体是值得同情的,我们通过剧场演绎建立同理情感,藉由对话走进他们的真实心境。

我们希望,这一系列的剧场实验能让我们与这些特殊群体建立平等关系。

「X体验」

这一系列探讨的是关于生命的体悟。通过对剧场的空间营造,让我们得以体验时间、死亡、孤独 ……

「独立场次」

除了上述「系列」作品之外,「剧场实验计划」仍有许多作品是独立呈现的,它们将分别探讨以下生活/社会议题:1、女性主题(如:以反思生育观为主轴的「子宫再造计划」,跳出女权主义思维局限去重思女性当代价值的「不男不女」 etc);2、传统专题(激活街区记忆的「观剧广州湾」、反思成长与成熟的「中国式成年礼」 etc);3、技术社会主题(关于网络社交的失语现象的「朋友圈」 etc)4、教育主题 …… 此外,我们亦会尝试以改编经典文学作品的方式探讨现代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 1Tong LEUNG
    post 80s
    Zhanjiang
    major “aha”

  • 关注: 哲学、复杂科学、剧场实验、社会创新。

    PersonalSpace WEIBO/LeungTong
    豆瓣/LeungTong

  • 文章分类 | Categories

  • 微博 | Sina Weibo

  •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由梁栋﹝LeungTong﹞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