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号笔记 | ☆ Notes

.


┃ 这里记录的是那些对我影响甚深的文字,或是摘录,或是出自自己之笔。
愿这些文字也能给你带来积极影响。

 

☆ ☆ ☆ ☆ ☆


不能用观点去看问题,而是根据问题合理地选用观点 / 赵汀阳

那些家伙根据书面定义是高智商的,但你很难相信他们在做些多么无聊的问题。我们要通过选择正确的问题来超越他们20个智商点。 / James Yorke

学习也是一种天才。 /佚名

当我们意识到自然不是为了被思考,而人类也不是为了去思考,就不难理解,思考自然实际上是”不求思之思”。 / @LeungTong

一个关于形式能否表达实体的讨论。罗素:“明天要么下雪,要么不下雪。这是‘空形式’,但完全真实。”维特根斯坦:“是的,但是这句话没有告诉我们关于明天天气的任何信息!” / 摘自《罗素的故事》p252


保持一种初衷去创造经验,然后在经验里面把自己还原为一个学生,能够永远地新陈代谢就是最好的继承。/ 林奕华

如果说看是在限制之中去看,那么那么看见,就是去看限制本身 … 讲故事的人不是用一种知识来对抗另一种知识,而是邀请我们从知识回到思考,从“看”这一有限方式回到“看见”这一视界性的方式。 / 詹姆斯·卡斯

总听到回归传统的呼唤,问题是,一朝一族的习俗未必是传统,真正的回归旨在自然,它才是一切传统的源头。文艺复兴复古,却超越了各民族习俗;卢梭的遐思,海德格尔的还原,施特劳斯的回眸,莫不是对自然的追念——这才是人类的根基,它是普世的,也是最本真传统。寻根,必推至尽头,这是起码的诚实。 / @烟萦刺虻

对历史所积累的思想问题或所开启的精神线索的复活,它意味着把尚未结束的线索和问题重新当代化, 而传统正是在线索和问题的不断复活中得以生成和积累。 / 赵汀阳

当代状态是个两面朝向的出发地,是个双面时机:从现时出发去重返过去的线索和问题时,同时又告别现时而踏入未来的可能性。重返就是去遍寻值得复活的时机,而创作则是试图制造一个在将来仍然值得复活的时机:既然容纳了历史的遗产,就必须对未来也有所遗赠。空无的现时没有问题或思想可以与未来可能性进行对话和交易,我们只能带上历史问题赠与未来。如果对未来提不出问题,未来也无从应答。 / 赵汀阳

生命就是如此,我们不是注定要当建筑师,我们是注定要当人,其他的可能,是要靠我们自己去探索。 / 尚-居.勒加

你看到的我,是在走过很多风景后,发现最美的是平常。懂得人生终将告别后,用一期一会去遇见。所以你觉得明亮温暖,那是我的方式,来对待这个世界。 / 程璧

 

☆ ☆ ☆ ☆


Stand out of my sunshine.(不要挡住我的阳光) / Diogenes

我永远不会为信仰而死,因为我可能是错的。/ 罗素

他要歌唱 ,为了忘却真实生活的虚伪;为了记住虚伪生活的真实。 / 帕斯《诗人的墓志铭》

要理解另一种智慧,就需要自己有在能力上与之匹配的智慧。 / 赵汀阳

真正有影响的创新,来源于扎扎实实的基础研究。/ 师昌绪

但有一点人们并不懂,有人在建立一支队伍,我们却在建立一家俱乐部。一家俱乐部需要基础,而基础总是由年轻人构架。 / 弗格森

搜索对我们所有人而言其实是一件非常深刻的事情。 / Larry.Page

对我来说,作品才是对想象力真正的回报。 / 莫林

我们过着一种人生,而表演着另一种或几种人生,并试图让自己一时的遗忘成真,且一直遗忘下去,这个事实我们何时才会去面对呢?  /詹姆斯·卡斯

 

☆ ☆ ☆


我与世界相遇,我与世界相蚀,我必不辱使命,得以与众生相遇。 / 苏格拉底


很多人认为他们在思考,其实他们只是重新排列了下自己的偏见。 /威廉·詹姆士

听到好的音乐的时候,如果因为她是我的对手而不帮他,那我就忘记了音乐本来就是欣赏,那我为什么要做音乐人呢。 / 林一汶

一本将真正的独立作者排除在外的杂志,既缺乏保持前进的活力,也同时会因为内部的相互仿制而失血。中国的杂志,从来没有一本是为作者的,它能够反映的仅仅是编辑者的小趣味而已。表面先锋的小清新承担不了文学的重力。 / 任协华

XXX的过人之处在于,通过使人身临其境于宏大的尺度多维的时空之中而领略宇宙之浩渺与神秘;而他的平庸之处则在于,在如此恢宏的太空舞台上,上演的仍不过是争夺有限资源、赢得生存空间这样低端的戏码。 / 顾远

出于习惯的服从是真睡,出于恐惧的服从和出于利益的服从则是装睡,前者被迫,后者不但心甘情愿可能还暗自窃喜。三种服从的可能中中,出于利益的服从最糟糕,因为真睡可以被叫醒,被迫的假寐有一天会忍无可忍,而心甘情愿的假寐却永远无法被叫醒。/ 周濂

Never doubt that a small group of thoughtful, committed people can change the world. Indeed, it is the only thing that ever has.(永远不要怀疑一小撮坚定执着的人能否改变世界,事实上,世界从来都是这样被改变的。) /Margaret Mead

让音响只代表它们自身,而不是作为代表人造理论或人类情感的工具。/ 约翰•卡奇

If not now, then when? if not me, then who? / Mick Ebeling

we are all writers, not scientists / 某清华博士

 

 

 

§ One Response to 星号笔记 | ☆ Note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 1Tong LEUNG
    post 80s
    Zhanjiang
    major “aha”

  • 关注: 哲学、复杂科学、剧场实验、社会创新。

    PersonalSpace WEIBO/LeungTong
    豆瓣/LeungTong

  • 文章分类 | Categories

  • 微博 | Sina Weibo

  •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由梁栋﹝LeungTong﹞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